日子一天天過去,這些日子,薩摩照以往的習慣練功。初練時的確發現功力大增,想來是因為成年大劫的緣故。但是不知道是因為飽和還是什麼原因,之後不論薩摩怎麼練,功力的成長卻一直相當緩慢。雖則體內有一股新結合的龐大能量,可惜薩摩用盡所有方法卻還是無法利用它。這股力量沒有固定的流路,總是很隨性地要往東便往東,要往西便往西。偶爾薩摩似乎可以驅動那麼一點點,但充其量只是鼓動力量,沒有招式配合也是白搭。加上薩摩實在太習慣以前的使力方式,因此每次一想要使用這股力量,到最後驅動的都還是自己原有的力量,這一來,縱使薩摩有巨大能量也只能乾瞪眼了。

既然不能用,薩摩也不白費力氣在它上面,他選擇加強他原有的真氣和魔力。幸好,那股能量散居全身,緩緩流動,但卻異常地沒有佔據丹田和神經中樞。被佔據已久的丹田和神經中樞終於空了下來,被鳩佔鵲巢許久的真氣和魔力終於可以各自回到它們的地盤!

除了例行的練功,薩摩就在中央大陸四處尋找。他相信有一天,琉璃會出現在他面前。他一直沒放棄這個希望。靈珊和海因都知道薩摩的做法,海因總是嘆氣,而靈珊則因為心裡不忍,勸過薩摩許多次,就連宇瀚都遠從模里邦聯趕回來,勸薩摩不要為了一個下落不明的女孩破壞了和圖甦的關係,希望他先回去親自向圖甦報告之後再回中央大陸長住也不遲。然而,薩摩有自己的主張。他不認為他有做什麼不妥當的事,他現在唯一牽掛的是生死不明的琉璃,他相信,若是琉璃沒死,她一定會回來,因為,她答應過他。以前,琉璃等他,現在他等她也算是公平了!

宇瀚勸說不果,也知道薩摩的拗脾氣,最後也只能由著他去。

等待的日子並不好過,幸好,薩摩還有兩隻小精靈和雙生三個夥伴,一大兩小三個傢伙成天吵吵鬧鬧,日子也不算無聊。

日子就這樣過了一個月。尼路等人也從模里邦聯趕來,住在當初薩摩學藝的小島上。他們帶來圖甦的書信。薩摩不想去接,卻拗不過父母的堅持,只得趨船前往。

「王子您還會回邦聯嗎?」尼路將信交給薩摩之後,小心地問道。

薩摩注視著眼前六名青年好半晌,突然反問:
「如果我不回去,你們打算如何?」

尼路等人聽薩摩這麼說,互視一眼,隨即異口同聲地道:
「如果王子不回去,那我們也……不回去了!」說著,眼中竟然浮現笑意。

薩摩見狀不禁啞然笑道:
「看來你們是很希望我不要回去了?」

尼路等人又對視一眼,同時笑了開來。

「是啊!說真的,那地方從小待到大,也實在有些膩了。」耐達依第一個附和。

見耐達依開腔,班塔耶也不甘寂寞地道:
「沒錯!換個新環境也是挺不錯的。我聽說中央大陸的魔晶石挺好賣的,應該可以賺不少錢。」

「反正我們早就打定主意跟著王子了!王子不想帶著我們都不行。」尼路言笑晏晏地接腔,一邊說一邊還對著眾人擠眉弄眼。

眾人聽完尼路的話,不約而同地朗笑起來,氣氛大是輕鬆。就連薩摩都罕有地露出愉快的笑容。這是他回到中央大陸後的第一個笑容。

「老子到哪都沒差,只是你們為什麼沒提醒老子把藏在床底下的酒帶出來呢?」漢斯在眾人的笑聲中咕咕噥噥地埋怨。那些酒是他辛辛苦苦從南虎部落搬回來的,因為族裡禁止飲酒,所以只喝掉幾壺,現在全都留在那張可能已經無緣的床底下,實在太可惜了。

眾人聽漢斯這般埋怨,笑得更是開心。

「這好啊!順便讓你戒酒。」耐達依興災樂禍地道。

漢斯一聽,不高興地瞪大雙眼,可偏偏找不出什麼話好頂回去。

看著尼路等人輕鬆的笑鬧,薩摩心中彷彿有一股暖流緩緩流著。依序看過每一位同伴,一種名為感動的情緒漲滿胸臆,讓他忍不住低聲呢喃:
「謝謝你們。」

薩摩話聲雖低,尼路等人卻都聽到了。他們沒有回答,僅是用堅定的眼神,微笑地看著薩摩。那種無言的信任比什麼都還要震撼薩摩的心。

若說他離開龍人族完全沒有任何掙扎,那是騙人的。畢竟那責任從小便懸在他的心上,並不是這麼容易便可拋棄。尼路等人毫不猶豫的支持,對心中仍在遲疑的薩摩而言,真的是一大鼓舞。但薩摩也知道,尼路等人雖然說得這般輕鬆,實際上他們一定經過不亞於他的掙扎。畢竟,對從小接受龍人忠誠教育的尼路等人而言,背叛是何其沉重的罪名啊!但尼路他們選擇了他,這讓薩摩很感動。只是另一方面,薩摩又覺得自己似乎不該拖累尼路他們,畢竟他沒有龍人族,還有精靈人族這個依靠,尼路等人卻是沒有龍人族便等於沒有家了。

想到這裡,薩摩暗中嘆息,對著尼路等人道:
「信呢?」

尼路聞言,心中不由一喜,連忙將懷中的信拿出來,交給薩摩。他知道事情已有了轉圜。他們前來中央大陸的途中便已商量好,若是王子不主動提起信件,他們也不會主動將信拿出來。因為,王子若連王上的信都不肯看,那便表示王子已經決定離開龍人族,如此一來,他們也將會遵循那夜的諾言,跟隨王子。但若是王子肯看信,那麼一切都還有希望。方才薩摩說他不回去的時候,那神態極為認真,尼路幾乎已經以為這封信已不需再取出,沒想到薩摩會突然主動索信。雖然尼路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原因讓薩摩做此轉折,但他還是樂見其成的。

薩摩將尼路一閃而逝的驚喜表情收在眼裡,心中了然,只是表面上還是默不做聲地接過信,拆開封口用結界做成的彌封。

“薩摩:
如果說,我到目前為止有對不起任何人,那這個人就是那位人族的小女孩。薩摩,我知道你從小跟她一起長大,感情深厚。我也知道,她是一個善良的女孩,沒有人族的狡詐,而且,她一心只替你著想,若非她是噬巫,我實在不願意拆散你們,因為,我必須承認,她有當王子妃潛質。成年劫之後,我知道那孩子活不久了!雖然不忍心,但是,與其讓你見到她死,還不如讓你以為她還活著,這樣,你就不會自責!我不知道這樣的決定是不是錯了,但是,這個決定卻讓我看清那女孩在你心中的地位。這讓我憂心。因為你竟可以為了她放棄整個龍人族!這時,我有些恨她了。現在這女孩死了,但是哪一天你是不是又會為另一個女人放棄龍人族?甚至精靈人族?我不確定。不過,從你為了她所打出的那幾掌,圖爹爹起碼看出你是一個狠得下心的人。經過一番思索,圖爹爹也想清了。或許你把情感放在第一位,這無妨!只要你能讓人看不出你的喜惡,那麼太重視情感不見得會成為致命傷。圖爹爹只希望你,在追求你要的事物時,多為整個龍人族著想。糾紛與懷疑是領導的致命傷,圖爹爹衷心期盼你能逐漸成長為一個稱職的王者。

你可以恨可以愛,但卻一定要記住!王者在人前不能有感情!感情只能用來私下舔舐傷口。這聽來或許太過不近人情,但是圖爹爹認為,這是王者絕對須要的一項能力。你太在乎那個女孩,於是她便成了你的弱點,讓你縛手縛腳。相對的,要是你能適時隱藏感情,那女孩也許便不會成為你的弱點了。如此看來,隱藏感情不也是保護你在乎之人的最好手段嗎?我相信你能理解圖爹爹的意思。往後,我不再干涉你的決定,但是,薩摩,記住,你的決定會影響很多人,很多事!
如果你真的聽進去了,有空就回來看看我這個爹爹吧。 圖甦”

這封信無疑是圖甦的妥協。信中暗示,只要薩摩不傷害種族利益存亡,他都不會干涉,包括薩摩的妻子人選。圖甦甚至也想開了,只要薩摩有辦法讓野心份子無法藉由他愛的人來威脅種族存續,那薩摩太過重視男女情感這個特質也將不再是缺點。可以說,這封信的內容幾乎是圖甦破天荒的讓步了!當然,這個讓步來自於圖甦對薩摩的不捨,對琉璃的虧欠。甚至或許有一部分是來自為龐龐所做的補償。

薩摩仔細地收下信,心裡有些高興,有些了悟,又有些沉重。

知道圖甦以著他的方式在關心他,為了不失去他還做了這樣的讓步,他不禁感到高興;知道圖甦比他清楚自己的弱點,他有些了悟;但是,想起責任後的無奈,他有些沉重。

薩摩必須承認,儘管從小受到特殊的教育,他的歷練畢竟還不足。圖甦說得對,他自己暴露了弱點,讓琉璃被關在神殿四年!但問他後不後悔表現得太在乎琉璃,他不會。因為,他的確在乎她!只是,圖甦這封信給了他一個啟示,讓他知道,往後,他必須小心表現他的好惡……為了保護他所愛的人!

「王子……?」見薩摩陷入思索,尼路猶豫了好一會才輕聲叫喚。

薩摩聞聲回過神,看到的便是尼路等人既憂心又期待的表情。

見薩摩醒神,尼路這才遲疑地問道:
「王子…有何打算?」

薩摩沒有馬上回答,沉吟了一會之後,反問道:
「你們在王宮有沒有得到什麼特別的消息?」

「特別的消息?」耐達依好奇地追問。

薩摩也知道他這話問得太籠統,於是嘆了一口氣之後乾脆直接問:
「我要問龐龐的現在的情形。」

龐龐?!尼路等人聞言都是一驚。當初薩摩避龐龐唯恐不及,怎麼今天卻主動問起了?他們當然不會以為薩摩轉了性,喜歡上龐龐,但是中間有蹊蹺那是一定的了。

幾個人滿頭霧水地對視一眼,然後側頭想了起來。不過眾人對龐龐本來就不甚關心,想了老半天還是沒想到龐龐最近有什麼值得薩摩關心的情形,最後還是消息靈通的班塔耶先想到:
「我聽說,龐龐小姐好像被王上軟禁在寢宮裡,為了這事龐龐小姐已經鬧了好幾次。」班塔耶臉帶疑惑地道。當初他只把這消息當笑話聽,現在想來,龐龐被圖甦軟禁的時間,正好就是薩摩離開穆答烏普前後,這豈不有點巧合了?

軟禁?薩摩在心中仔細衡量。沒錯!圖甦已經查清楚了!但是他會怎麼處理?軟禁了事?

尼路本就對薩摩竟會關心龐龐這事另有想法,如今再配合班塔耶的說辭、琉璃的現況,還有之前神殿的騷動,很快就想出了點眉目。只聽他神色沉凝地問道:
「龐龐小姐跟琉璃小姐的傷……有關嗎?」

其餘眾人一聽,也立刻想到這中間的關聯處,忍不住跟著心中一凜。若是如此,恐怕王上跟王子間的問題,並沒有這麼好解決。

果不其然,薩摩點頭了。他輕描淡寫地將事情始末簡單交代,而後才冰冷地道:
「那日我應該先殺死她再走。」淡然的一句話,卻夾帶著令人膽戰心驚的殺意和決心,讓尼路等人暗中打了個寒顫。

眾人這才知道,當日神殿的混亂不僅是成年大劫那麼簡單,竟然還有龐龐的陰謀在其中。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龐龐所下的藥竟然不只引發成年大劫,還把王子體內那未知的力量給引發了!難怪事情過後,七位長老和八位龍神將全都負傷修養。

「那麼王子要追究嗎?」班塔耶略帶憂心地問。如果要追究,光是那下藥的舉動就可以要掉龐龐半條命,更別說她還間接害死了琉璃。王上恐怕是保不住她了!

聽班塔耶這麼問,薩摩頓時皺起眉頭,嘆了一口氣,沒有回答。從圖甦只將龐龐軟禁可以看得出圖甦對龐龐究竟是捨不得的,如果當天讓薩摩看到龐龐,毫無疑問的,他一定會殺了她。但是現在,他卻是拿不定主意了。當然,他還是希望親手殺了她,但他該在圖甦面前殺死龐龐嗎?

尼路等人見薩摩沒有回答,似乎也能體會之間的難處,因此並沒有繼續追問,但還是忍不住憂心地看著薩摩。

薩摩回過神,看到尼路等人憂愁的神情,忍不住啞然一笑:
「放心。我不會脫離龍人族。但是,我絕對不會輕饒她!」他幾乎可以肯定,只要讓他看到她,不論在哪裡,他都會不顧一切殺了她。

尼路等人何嘗不知道這是薩摩目前最大的讓步?龐龐的作為,就連圖甦也不敢要求薩摩原諒。

當天,薩摩便回到中央大陸。因為他擔心琉璃會在他不在的時間回來。而尼路等人則留在小島,打定主意跟著薩摩了。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