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琉璃被突如其來的醒悟震得出神時,薩摩的動作仍舊狂肆。他放開壓制琉璃雙手的左手,雙手並用,抓住了琉璃的雙腳,將她拉向他。琉璃忽地醒過神,泛著淚光的藍眼睛驚恐地落向薩摩的扭曲的臉。那張俊俏過人的臉痛苦地扭曲著,紅潮遍佈,汗水淋漓,紫金異色的眼睛顏色深邃,閃著炙人的慾望。這一仔細看,琉璃才發現薩摩的神情竟如此痛苦,心裡一疼,琉璃忍不住停下掙扎。是了!薩摩今天太不正常了,平常的他絕不會不顧她的感受,如此傷害她。這只有一種解釋,那便是薩摩已經無法控制自己了!想到這裡,琉璃泛著水氣的藍眸再度深深望向薩摩雙眼深處,在那裡,她彷彿看到了薩摩的掙扎與抱疚。就是這樣的感受,讓琉璃再度感覺到熱燙之物抵住私處時,儘管害怕,還是選擇反手抱住薩摩寬闊的背。


得到默許的薩摩一個挺進……
「啊───!」好痛!琉璃下體隨著薩摩的動作傳來撕裂劇痛,這痛很快就傳遍全身,疼得琉璃簌簌發抖。晶瑩淚珠忍不住就這樣滾滾而下。她沒有哭出聲,只是將手指用力掐住薩摩背後結實的肌肉,彷彿藉此才能平緩那股熱痛感似的。

還嫌乾澀的甬道被過度撐開,纖細的薄膜被狠心地戳破,每一種疼痛都錐心,更何況,身上的薩摩一頂進琉璃體內就毫不停頓地發洩他的慾望,連續而快速地抽動著。痛得琉璃只能張著嘴,發出不成聲的破碎呻吟,全身像是解體一般,在薩摩狂暴的摧殘中,失去了控制。青筋暴漲的慾望帶著血絲在琉璃的體內抽動,琉璃只能緊緊抱住薩摩,痛苦地期待時間快點過去。

琉璃只看見薩摩表面的狂肆,卻不知,從他強行奪走她的清白開始,他的體內也開始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首先,薩摩被逼在胸腹間的真氣開始四處流竄,在各個竅穴中飛快地旋轉磨動,接著,流竄的力量開始往被分割成兩半的丹田逼去,暴走的真氣不知為什麼竟引動了薩摩體內其中一股不明的力量!只見薩摩左半邊的力量被暴走真氣的牽引下,越走越快,越跑越是沒有固定路線,而這股力量越是強盛,薩摩暴走的真氣也越無法控制,接著,真氣與左半邊的力量竟結合起來,威勢大振,氣勢洶洶地直往右半邊逼來。隨著左半邊能量的步步進逼,右半邊能量更是節節敗退,眼看處境岌岌可危,薩摩的神智偏偏早已陷入淫藥所引出來的慾望中,根本無力控制體內暴走的力量。不知何時開始,四周竟已瀰漫著黑色薄霧,魔魅氣息以薩摩為中心擴散而出。就在左半邊那股能量終於包裹住右半邊的能量時,薩摩額頭上突然鑽出了黑色尖角,眼睛轉成紫色,胸前長出一片片細小的黑色鱗片,背後更有一對巨大的漆黑肉翼伸展而出。


大殿上,圖甦一邊翻閱手邊的佈防圖一邊聽八位龍神降的說明。就在薩摩打破石門的同時,圖甦腦中也傳來一道強烈的波動,打斷他的思緒。圖甦一查知波動的來源,大驚失色。只見他“呼”的一聲站了起來,嚇呆了在座的八個龍神將和七位長老。

他設的結界破了!神殿的地下書庫?!誰會去那裡?是為了那個人族女孩嗎?顧不得解釋,圖甦奔下王座,直往神殿而去。長老們見狀二話不說也跟了上去,倒是八位龍神將看著王上突然離座,惶然不知所以。

正不知該如何是好時,圖甦的聲音遙遙傳來:
「你們都跟上來!」有能力無聲無息侵入神殿地下宮殿,還能打破他的結界,全族中唯一有這個能力的只有薩摩。他不知道薩摩為何知道琉璃在那裡,也或許他並不是為了琉璃而去。反正,他只知道,若是讓薩摩瘋起來了,事情絕對會很棘手。

除了八位龍神將和七位長老外,圖甦沒讓其他人跟上來,甚至還嚴禁其他人靠近神殿,因為,他不想讓族人知道薩摩與人族女孩的事。

一行十六人才剛踏進神殿便大吃一驚。原來,偌大一座神殿此刻瀰漫著一股濃濃的魔氣,眾人相信,若非神殿有結界守護,魔氣散不出去,此時恐怕全穆答烏普的人都可以感覺到它。

這股魔氣固然讓八位龍神將又驚又疑,但是圖甦和七位長老卻很快就醒悟過來。他們想到薩摩!因為薩摩獨有的紫色眼睛是魔族的證明,若說世上有人能散出魔氣,那這個人絕對是薩摩。但是,究竟是什麼原因讓薩摩來到神殿,又散出如此驚人的魔氣?七位長老百思不得其解,倒是圖甦略有預感。

「魔氣?怎麼回事?」月鎮龍將弗貝爾神情凝重地問。

圖甦沒有回答,只是凝重地加快腳步往地下宮殿而去。來到地下通道的入口,圖甦二話不說就解開結界,領著眾人前進。一踏入地下宮殿,魔氣更盛,四周彷彿都罩著薄薄一層欲擇人而噬的黑霧。圖甦心中焦急,無暇理會這片透著濃濃詭異的黑霧,繼續領著眾人來到地下書庫。一地破碎的石塊首先吸引眾人目光,圖甦看著碎石,臉色陰晴不定。但很快的,他幾個大步跨過石堆,將這一地石門殘骸拋在身後。沒想到甫踏進石室,入目的景象卻讓他大吃一驚,忍不住停下腳步。跟隨在圖甦身後的十五個人見圖甦停下腳步直直瞪著前方,大是不解,也順著圖甦的目光看去。這一看,全怔了!

只見薩摩赤裸著身體,伏在同樣裸身的琉璃身上,下身機械性地動作著,一看就知道在做什麼。雖然有些出人意料,但僅只是這樣還不足以讓龍人族中最傑出的這十六個人驚得目瞪口呆。真正讓他們吃驚的是薩摩那身不屬於人類的特徵!幾乎佈滿薩摩全身的黑氣和黑色鱗片,頭上的尖角,粲亮的紫色眼珠,背上的肉翼和薩摩如野獸般的喘息,都讓眾人以為,他們看到的是來自魔域的怪物。

「薩摩!」圖甦驚叫。他這時早已將方才的滿腹不滿拋諸腦後,心裡充斥的都是對薩摩如今異狀的焦急。

「王子!」七位長老在圖甦驚叫之後,也發現那怪模怪樣的“人”的確是他們龍人族的繼承人─薩摩,因此忍不住跟著驚叫出聲。

“王子?!”八位龍神將看著眼前怪模怪樣的“男子”,面面相覷,一時不知道該不該相信。

圖甦可不管八位龍神將在想些什麼,一從驚愕當中回神,便立刻快步邁前。他不知道薩摩發生什麼事,為什麼會變成這副模樣,但他卻知道他應該阻止這種充滿獸性的行為。只是他才剛往前跨了兩步,一道黑影便突然從旁邊竄了出來!

「吼────」龍神雙生對著圖甦怒吼,硬是擋著他的去路,不讓他接近。

「雙生,你做什麼?!快讓開!」圖甦見狀,焦急地催促。

「不准靠近──」龍神雙生低沉的聲音響起,看不到平常迷糊的模樣,此時的雙生像牠的主人一樣,散著濃濃的邪氣,怎都不肯退。

看到雙生這堅持的模樣,圖甦也實在拿牠沒法。正當圖甦不知如何是好時,一道虛弱的聲音悠悠傳來:
「王….王上!快….摩哥哥….成年劫…已…..嗚!」原來是琉璃試圖說明薩摩此時的狀況,可惜話還沒說完,就被薩摩一個大力的挺動給痛得說不出話來。

雖然有了血液的潤滑,琉璃一度沒感覺那麼痛苦,反而有點酥麻的快感,但很快的,就在薩摩尖角長出的同時,一陣更加強烈的撕裂痛楚再度傳來。原來甬道中的熱燙之物竟突然變得更加粗長,將琉璃短暫的快感搗得消失無蹤,取而代之的是更加強烈的痛苦。好幾度,琉璃都覺得神智模糊了,只是不久卻又痛醒。幸好圖甦已經趕來,否則琉璃還真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成年劫?!圖甦聞言大驚,也顧不得為什麼薩摩的成年劫跟人家不一樣,連忙催促七位長老:
「快!你們七個!一起過來!」

七長老似乎早就知道必須合力幫薩摩渡過成年大劫,因此聽到圖甦的吩咐竟沒有絲毫猶豫,立刻趕了上來。不過眾人才剛靠近,擋在前面的龍神雙生卻猛撲過來,嚇得眾人又往後連退了好幾步。

「吼───」雙生怒吼。牠的主人正在危險中,牠不能讓他們靠近!

圖甦知道因為龍神保護宿主的本能,在宿主有危險時通常會隔離一切不確定因素,以免宿主受到進一步的傷害,但這種狀況眾人要是不靠近,薩摩只有更危險的份。因此,他耐著性子,試圖說明他的目的:
「雙生!快讓開!只有我們可以救薩摩!」

聽圖甦這麼說,雙生收起凶惡揮舞的利爪,兩顆大眼珠猜疑地瞪視著圖甦。雖然眼前這人也是擁有龍神的同伴,但基於薩摩曾經對他投注過懷疑的情緒,所以雙生遲遲無法決定該不該相信他。就在這時,一道破碎而虛弱的聲音讓雙生改變主意。

「雙….生…..快….讓他們…..快…來不及…..嗯嗚….」說話的是琉璃,可惜她話才了一半便無力繼續,只能蒼白著臉,在薩摩身下虛弱地呻吟。

儘管在半昏迷的狀態,琉璃還是清楚感覺到一股力量不斷從兩人相繫處傳來。這力量以前所未有的數量與速度進入她的體內,龐大的力量超過琉璃的負荷程度,讓她體內不時傳來脹痛感。如果是平時,她應該會大為緊張,因為這麼龐大的吸收量肯定會對被吸收者的身體有所損傷,但現在,她卻第一次有種直覺,要盡她所能將這些力量吸收掉。她彷彿覺得,要是這些力量沒有被她吸收,一定會對薩摩以及週遭造成更大的傷害。

雙生雖然對圖甦還有點不信任,但琉璃的話牠卻是相信的。因此雙生猶豫了一下,便乖乖退到一旁,任圖甦等人通過。

圖甦無暇思索為什麼雙生只相信琉璃卻不信任自己,見雙生退開,立刻領著七名長老三步併兩步越過雙生,飛快地圍住薩摩。八人分別坐定位之後,圖甦轉頭吩咐還呆立在原處的八位龍神將:
「你們八個負責護法!我們開始!」語畢,圖甦隨即與七名長老同時運功,將雙掌印上薩摩不斷挺動的身體。

他們必須將成年劫時反噬的真氣分散引到他們身上,才能讓薩摩平安渡過。但他們怎麼也想不到,他們要面對的不只是反噬的真氣,還包括一直潛藏於薩摩體內的不明力量。

就在八個人的真氣遇上那股到處竄動的力量的同時,八人身軀猛地大震。太強大的力量讓他們一遭遇便被逼了出來,印實的手掌也硬生生被彈退。他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情形,掩不住滿臉驚駭地對視一眼,大有評估錯誤的感覺。只是儘管超出預期,目前的情況卻猶如箭在弦上,不得不發,因此眾人互視一眼之後,不約而同地運集全力,再度嘗試。

八個當世一流的絕世高手同時發揮全力,這種聲勢絕對是驚人的。只見八人身上同時散出一層明亮的白光,團團籠罩住黑色中心的薩摩。白光中,黑霧不斷流竄,只有薩摩野獸般的喘息和琉璃細碎的呻吟傳出。

圖甦等人的真氣輸入之後,薩摩體內又是另一番變化。暴走的力量受到八人輸入力量的牽制,無法專心吞噬已在垂死掙扎的另一股力量,不得不掉轉頭抵禦八道不弱的入侵者。這股力量一分散,被壓制已久的另一股力量立刻覷準這個時機全力反攻。剎時,情勢丕變。左右兩股力量在八道力量牽引下一時成了勢均力敵的局勢。

只是局勢一變可就苦了圖甦等八個人。原本目標明顯,就是牽引那股暴走的力量,但哪裡知道另一股力量突然出現,開始了混戰,讓他們一時不知該牽制哪一方。結果就變成了看哪一股力量較強就牽制哪一股的結果。這一來,兩股力量誰也奈何不了誰,圖甦等人的真氣更因此不斷在其中糾纏,情況僵持不下。隨著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白光內的八個人忙得滿頭大汗,白光外的八個人則是茫然地看著一團白光。

「王上…..好…好了嗎?….琉璃….快…撐不…住…..」琉璃呻吟著問。她的臉上完全沒有血色,就連原本艷紅的雙唇也白得嚇人。經過這一番折騰,琉璃竟已感覺不到痛……僅是睡意不斷襲來……。如果仔細看,可以發現,薩摩挺動的凶器上早已沾滿了鮮血,就連地上也是一灘豔紅。初經人事的琉璃畢竟還是無法承受這般狂風暴雨似的侵略,此刻的她就像株即將凋零的花朵,脆弱得讓人心憐。

不用琉璃說,圖甦心裡也很急,因為要是再繼續這樣僵持下去,就算最後成功了,分散出來的力量恐怕會將眾人重創。
「你再撐著點。」圖甦簡單地回答琉璃的求救,隨即將目光移向正為他們護法的八位龍神將,吃力地道:
「弗貝爾,你們也來幫忙。」圖甦心裡已有計較,只是經過這段時間的耗損,力量恐怕略顯不足,因此圖甦便將腦筋動到八名龍神將身上。他們都是高階龍人,理應可以幫忙。

八人一聽,立刻從茫然中醒神,隨即越過同樣緊張張望的雙生,各自站在一位長老身後,月鎮龍將弗貝爾則主動立在圖甦身後。眾人先是對看一眼,隨即盤腿坐下,運功將雙掌前推,將功力輸往前方的人。

儘管有了八位龍神將的幫助,圖甦等人的壓力減輕許多,但薩摩體內那兩股力量實在太強,即便加上八位龍神將也只能將僵持的情況多維持一陣子。因此圖甦從僵持開始就努力思索如何在解除薩摩成年劫危機的前提下破除僵局。雖然不知道究竟哪一邊才是真正反噬的力量,但經過這一番拉拒,圖甦起碼發現左丹田的力量遠比右丹田強大,而且富攻擊性,如果要說其中有哪一股比較像是反噬的真氣,那應該就是盤據丹田左半邊的這一股了。白光中的圖甦下定決心之後立刻神情肅穆地低聲命令:
「左丹田!」

眾人此刻都在與薩摩體內的能量拉拒,因此一聽圖甦的吩咐隨即意會,立刻將目標全部投向盤據薩摩左丹田的力量,全力牽制。火力全開的結果,地下書庫中光芒大盛,霎時將白光中不斷流轉的黑霧也被吞噬掉了。

薩摩體內那股暴走的力量在十六個人全力牽引下壓力大增,被迫分散抵禦八道入侵力量。這等好時機,另一股力量自然不能放過,只見它趁此時全力反撲,轉眼便包住了那股受牽制的力量,就連眾人注入的力量也受到波及,差點便失去控制。面對這突如其來的變化,眾人錯愕不已,但形勢已成,為了不讓眾人的力量在失去控制之後也加入混戰,造成無法預料的後果,眾人只好再投注更多力量來加強聯繫。如此一來就連圖甦也感到吃力,更別說七位長老和八位龍人將了,他們個個臉色蒼白,冷汗涔涔。最糟的是,圖甦等人的力量是將那股力量牽制分散,但另一股力量卻將它集中吞噬。兩方意圖不同更增加了圖甦等人的困擾。

就在眾人泥足深陷,無法脫身之際,那股受牽制的力量不甘被困,突然全力反擊,破開另一股力量的包圍!眾人只覺腦中一震,便聽“轟”的一聲,薩摩體內能量就這麼猛然爆炸開來!四散的能量立刻飛快竄進眾人體內,已經能量透支的眾人此刻就像不設防的城池,禁不住這股力量的衝擊,不約而同噴出滿口鮮血,除了圖甦還能支持著不倒之外,其餘十五個人都應力仰倒在地。就連薩摩身下的琉璃也被突然的能量衝擊逼出一口鮮血。

身處暴亂中心的薩摩對這番連續變化一無所知,能量爆炸的同時,他只覺得腦中轟隆連響,全身力量暴漲,急需發洩。

「啊────────」薩摩一聲大吼,驀地噴出滿口鮮血,挺動的身體緊貼著琉璃不動,全身開始劇烈抽搐。接著,更令人吃驚的事情發生了!薩摩背後的肉翼急促拍打了幾下,黑霧驀然轉淡,然後就在肉翼高速抖動中,兩片潔白的羽翼拱衛似地在肉翼旁長了出來。潔白羽翼大大伸展開來,拍打幾下,散出滿天白羽,煞是好看。就在羽翼長出來的瞬間,黑霧散了,石室也明亮了起來。薩摩悶吭一聲,身體持續顫抖。又見一對比一黑一白兩對翅膀還大的羽翼以極緩慢的速度鑽探而出,伸到最極處,兩翼一張,奪目的金色光芒即刻溢滿石室!仔細一看,原來竟是一對金光粲然的翅膀。

眾人雖然遭受重創,神智卻還算清楚。看到這一幕只覺又是迷惑又是激動,忍不住屏氣凝神,誰也說不出話來。

金色羽翼搧動了幾下,金光才微微一閃,只見一直處在無神狀態的薩摩竟睜開了雙眼,露出金光粲然的眼睛。這時的他哪還有方才神智迷亂的影子?分明已從春藥中清醒過來。他將金色眼眸溫柔地看向身下氣息微弱的少女。三對翅膀同時守衛似地環住了兩人。琉璃身在其中,先是感受到一股強大而充滿生命力的力量由下體急衝而入,將琉璃的神智推向黑暗,昏迷前,琉璃彷彿聽到一聲嘆息的呢喃:
「琉璃………」

薩摩見琉璃昏迷,隨即將目光落向眾人。這一轉頭,眾人都看清了薩摩現在的模樣。只見他額上一支黑色尖角,背後一對金色的巨大羽翼包裹著一對黑色肉翼、一對純白羽翼,胸前則滿佈黑亮的鱗片,模樣說不出的詭異。那對金色眼睛所投出的視線彷若實質,將眾人看得心頭一緊,接著心臟開始碰碰亂跳。眾人正在緊張的當口,沒想到,薩摩又閉上眼,輕輕地倒在琉璃的身上,睡著了?!

雙生本被一連串的異變嚇著,這時見薩摩又昏了過去心裡一急,連忙竄到薩摩身邊,又是聞又是蹭,直到確定薩摩只是昏睡這才安心下來。
「主人…….」雙生小心翼翼地喊著。

雙生的聲音驚醒了圖甦,轉頭見七位長老和八位龍神將都虛弱地躺在地上,思索了一會,隨即吩咐:
「雙生!你去叫薩摩的父母來。」他們這樣的身體別說要帶著兩個昏迷的人走了,就連自己走都有點困難。

雙生剛剛見這些人將主人救活,對他們再無疑慮,因此聞言毫不猶豫,立刻點著大頭去了。

待雙生去遠,圖甦略一調息便撐著傷軀,緩步走近薩摩。以薩摩呼吸平穩這點看來,似乎已無大礙,雖然結果有些出乎意料,但這成年劫總也算安然度過,薩摩可望在成年劫之後有更多進步。想到這裡,圖甦忍不住欣慰地笑了。只是視線一轉,看到薩摩身下臉上泛著異樣紅光的少女,圖甦的心情又立刻沉重起來。薩摩為什麼會到這裡來?又為什麼會與琉璃發生這樣的關係?圖甦只覺得其中謎團重重。但不論原因是什麼,剛剛圖甦在能量拉拒之間的確發現有很大一部份暴走的力量流向琉璃,也就是說,在他們牽制暴走能量時,琉璃也在其中協助,否則他們的牽制恐怕不會這麼順遂。如此想來,在他們還沒趕到之前,就是琉璃獨自支撐薩摩反噬的真氣。所以,琉璃救了薩摩是事實,而她與薩摩發生關係也是再清楚不過的。他應該讓她留下嗎?要是她留下,以今天所發生的事,薩摩肯定更加堅持讓她成為王子妃,但是族人會接受嗎?雖然龍人族有人類的血統,但為了加重王室的龍族血統,人類成為妃子的例子並不多,更何況這個人類少女還是個噬巫呢!圖甦神色不定,心中思潮起伏,好半晌才恢復平靜淡然。

「算是本王虧欠你吧!雖然你救了他,但是……原諒我不能讓你留下來。」圖甦喃喃地道。

一旁眾人聞言,七位長老固然很快就猜到緣由,但八位龍神將卻是茫然不解。這少女不只與王子有肌膚之親,還協助王子渡過成年劫,等於是王子和龍人族的恩人,怎麼王上會這般對待她?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