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摩奔馳了一陣,還在尋找一個適合實驗的地點時,一道奇特的感應傳來……有龍人聚集?!薩摩沉吟半晌,終於轉變方向往感應處而去。

不片刻,薩摩來到感應傳來的地點,正好就是與尼路等人聚會的空地。在這裡聚集的龍人不是別人,就是尼路他們六個人。見他們臉色沉重,倒像在商量什麼似的。

薩摩抬抬眉,疑惑地道:
「你們在做什麼?」

眾人聞言一驚,顯然被突然出現的薩摩嚇了一跳。接著六人不約而同回過頭來,看到許久不見的薩摩,突然怔征地說不出話來。現在的薩摩,看起來文弱之氣更淡了,更多的是沉凝、穩重,僅是這樣靜靜地站著,身上那股令人無法忽視的王者風範,也幾乎可以和圖甦一較高下了。

見眾人都不回答,薩摩不禁略帶不滿地皺起眉:
「都啞了?」話中帶著不自覺的嚴峻。

聞言,眾人猛然醒神,這才知道他們竟然不自覺地呆瞪著薩摩。尷尬地互望一眼之後,尼路又被推出來回答:
「稟王子,我們正在討論聽到的消息。」尼路的語氣不自覺地變得十分恭敬。

困惑在薩摩心中一閃而過,他不明白他們為什麼變得這麼拘謹,是太久沒見了嗎?但很快的,他便將這個小小的迷惑拋在腦後。
「什麼消息?」薩摩追問。這些日子他都躲在寢宮裡訓練雙生,很久沒有聽到外頭的消息了。

看來是一個不怎麼好的消息,因為尼路等人聽薩摩這樣問,表情立刻變得沉重起來。

尼路吞吞吐吐好一會才道:「據王上寢宮的侍衛說,曾經多次見到龐龐小姐出入王上寢宮,晤談許久。」

聽到這話,薩摩心裡打了一個突。這聽來不算不正常,畢竟龐龐是圖甦的乾女兒,時常出入寢宮並不算太奇怪,但以尼路等人行事的態度來看,應該還有下文,才會讓他們這麼謹慎對待。

果然,尼路很快便接著道:「有消息說,龐龐小姐與王上談的是婚事。」

婚事?!薩摩臉上訝色一閃而過。族人十五六歲結婚雖然算早,但也不是什麼稀奇事。只是以龐龐那種好玩的性格怎麼願意那麼早婚?薩摩不解,但卻不禁湧起一股不安。

「誰那麼倒楣?」薩摩故作淡漠地問。

眾人對望了一眼,接著不約而同地將視線落向薩摩。成為視線中心的薩摩心裡驀然升起一股不祥的預感。
「我?!」薩摩的語氣有些陰沉。

眾人你眼望我眼,最後一起輕輕點頭。原來,龐龐越看薩摩越是喜歡,可是薩摩對她卻不理不睬。她在無計可施之下,終於將心思轉到了圖甦那裡。

薩摩本來就因為龐龐的百般糾纏而感到不勝其擾,現在一聽龐龐竟然將腦筋動到圖甦那裡,更是怒火中燒。只是他越生氣,臉上就越沒有表情,倒像對龐龐的作為一點感覺都沒有似的。不過,熟知薩摩的尼路等人卻從這種面無表情中感受到薩摩凜人的怒氣,他們相信,要是龐龐此刻就在這裡領受薩摩的怒氣,就是在給她幾個膽恐怕也不敢再提要跟薩摩結婚的事了。

「結果?」薩摩問,語氣平淡神色卻不善。

眾人又對視一眼,尼路才開口保留地道:
「王上還沒有答應!」

意思是說王上雖沒答應但頗為意動囉?薩摩眉梢一動,卻沒有說話。

班塔耶接著解釋:「聽說龐龐小姐堅持只嫁您,王上先是說您還小,但龐龐小姐卻說為了不易生育一事,歷代龍皇繼承人也不乏早婚之人。」說到這裡,一頓,似乎在等薩摩的反應。

薩摩抬眼看了班塔耶一眼,輕輕點頭道:
「繼續說。」

班塔耶得到允許,這才繼續道:
「王上又說龐龐小姐年紀比王子大!龐龐小姐卻說王上的亡妻比王上大了將近百歲,龍人有這麼長的壽命不需要計較一兩歲的差距。」班塔耶似乎對龐龐的關說內容相當清楚,現在說起來倒是流利得緊。

薩摩撇撇嘴,輕哼了一聲。看來龐龐為了要嫁他,還真是不遺餘力啊!

班塔耶吞了一口唾沫又繼續道:「王上後來只說等王子成年再說,但是龐龐小姐又說…..」說到這裡,班塔耶又猶豫起來,兩顆眼珠遲疑地看向尼路他們五個人。不過尼路等人也很是精乖,見班塔耶詢問地看向他們,也不表示意見,兀自看向薩摩,意思似乎是要薩摩作決定。

薩摩見尼路等人的表情很快就猜到龐龐接下來的話恐怕不會令人怎麼愉快,但他眉一挑,還是追問:
「說什麼?」

班塔耶帶著畏懼的神情吞吞吐吐地道:
「或許龐龐小姐聽到了什麼消息,她說…...如果要讓王子忘了那個…...呃…...要照傳說的話講嗎?」班塔耶突然壓低聲音問。

薩摩堅定地點點頭。

見薩摩同意,班塔耶輕輕咳了一聲,立刻劈哩啪啦將方才不敢說出來的話一股腦地說出來:「她說,如果要讓王子忘了人族那個賤民,最好的方法就是讓王子早點娶妻。」飛快地講完之後,班塔耶連忙小心地盯著薩摩看。他敢肯定他在王子眼中看到了一閃而逝的冷冽殺機。

「接下來呢?」薩摩不知道在想什麼,沉默了半晌才又追問。

班塔耶被薩摩這麼一停一問,一時反應不過來,被尼路在一旁推了一下才回過神。重整被剛剛薩摩眼中那抹殺意嚇散的思緒,班塔耶慌張地接著道:
「王上似乎有點心動呃──」話說一半,班塔耶就又被薩摩竄升的怒氣嚇得說不出來,後半句話硬是噎在喉嚨裡。

薩摩知道自己的情緒嚇到了班塔耶,於是閉上紫金雙色的眼,深吸一口氣之後才沉聲道:
「繼續!」

班塔耶謹慎地看了薩摩幾眼,小心翼翼地開口繼續說下去:
「王上有點心動,所以就說,只要龐龐小姐能讓王子喜歡上她,親口答應娶她,他便答應王子與小姐的婚事!」看來圖甦也知道薩摩不是可以輕易讓人擺佈的人,所以才會這般回答。

聽到這,薩摩的情緒也似乎漸漸平靜下來。如果是這種條件,他就不需要太擔心了,因為主動仍在他手上。他最擔心圖甦擅自宣布他的婚事,如此一來就必須多費點功夫才能取消了。

「這些話雖然是從王上寢宮傳出來的,但還沒經過證實。而且,如果是真的,只要王子不答應,王上應該是不會強迫的。」尼路似乎很擔心薩摩會因此對圖甦產生芥蒂,所以等班塔耶話一說完便急著澄清。

薩摩也知道尼路的擔憂,因此聽尼路這麼一說反倒笑了起來,語氣緩和地打住這個話題:
「放心,我自有分寸。」

尼路等人不知薩摩心中究竟有什麼分寸,只能將信將疑地唯喏點頭。薩摩也不多作解釋,兀自在心裡轉著另外一個打算。他決定,一但讓他抓到機會,他會救出琉璃,一起回中央大陸的小木屋裡生活,除非圖甦接受琉璃,否則他將不再理會模里邦聯的是是非非!經過這番談話,他已經充分了解,橫艮在他與琉璃之間的不僅是圖甦的立場,更有那些所謂門當戶對的女人。也只有回到中央大陸他才能避開這些紛紛擾擾。

雖然已經做好決定,但看著盤在手上的雙生,薩摩也知道,除非他死了,或者是圖甦死了,否則長老們是絕對無法對第三個人做龍神轉體烙印的。也就是說只要他還活著擁有左臂上的圖騰,他們無法再給另一個人繼承人的身份。可以說,從他接受這個圖騰開始,他就背負了龍人族的未來,除非死,否則無法轉讓。他難道真能如此任性地帶著琉璃遠走高飛嗎?想到這裡,他又覺得迷惑了。他究竟不夠狠心啊!


眾人離去後,薩摩又思索了好一會,見時候不早,才突然想起穿入森林的初衷,只好收拾起混亂的心情,振作精神決定進行他的實驗。

首先,他必須做好預防工作。於是,薩摩開始尋找一個適當的地點。不片刻,薩摩便在密林深處找到了一個人跡罕至的地方,設下結界。

原來,前些時候讓雙生打飛那個跟屁蟲時,薩摩才猛然想起,所有的努力和嘗試中自己獨獨漏了一項。一項絕對和龍神配合度有關的工作。八大禁招!

圖甦傳授他八大禁招時曾經提及,禁招是配合龍神施展的,因此威力的強度不僅決定於施展者的功力,更決定於施展者與龍神的精神聯繫程度。當時,雙生剛剛覺醒不久,圖甦只讓薩摩形式上與龍神配合施展,雖然當時施展結果威力驚人,但圖甦說,既然叫做禁招,威力決不僅止於此,要他今後好好訓練龍神,加強和龍神的精神聯繫。薩摩這段時間天天跟雙生對話,心靈的溝通也進步許多,只是後來進步趨緩,他一直百思不得其解,直到見到雙生動手,這才想起,或許龍神的成長不僅來自於日常的相處,更來自於戰鬥中的配合。而他一直只顧著與雙生“對打”,卻忘了要和牠“一起打”。醒悟過來之後,薩摩立刻決定做這樣的試驗。但是,他並不清楚真正與龍神配合施展,其威力會到達什麼程度,因此,為了安全起見,薩摩才決定設下結界。

以薩摩此刻的功力,要設結界自然並不困難。不一會便將結界設好,喚出雙生。雙生早已收到薩摩的指示,因此一落地便立刻變回原形。一條大龍威武絕倫地出現在這片不算大的空地。這段日子雙生的成長是很鮮明的,除了能力的提昇外,就連“體積”也進步非常多,一條龍就幾乎佔據薩摩大半寢宮的空間。因此為了減少麻煩,雙生平日裡接受訓練時都有相當程度的縮小,並不會完全恢復真實體積。不過今天可不一樣,薩摩要試驗的是八大禁招,為了充分發揮效,自然不會讓雙生在不能完全發揮能力的狀態下試驗,於是雙生的龐大身軀這時可是完全沒有絲毫偷工減料地出現在這塊空地上。

雙生一解除所有桎梏,高興地在空地上翻騰低嘯著。薩摩見雙生的興奮模樣,想到這段時間牠被自己累慘了,因此也不阻止雙生,任牠呼嘯了好半晌。幸虧雙生興奮歸興奮,卻還記得正事,宣洩完興奮之後很快就回到薩摩面前,大大的頭顱盡往薩摩懷裡磨著。薩摩見雙生向他撒嬌,溫柔地伸手摸摸雙生的長嘴,再輕拍牠的頭顱道:
「雙生,我們要施展第一式地龍潛淵,知道嗎?」

「知道!」雙生點著大大的龍頭,兩隻大眼眨巴眨巴地,似乎並不反對。

薩摩寬慰一笑,神色略整,低聲輕喝:「地龍潛淵,起!」

話聲甫落,龍神雙生立刻沉吼一聲,風沙突起,黑色龍影飛竄而上,而薩摩也在此時飛躍而起,雙掌按上龍神的背,蹲踞其上。

“吼!”龍神再吼,全身勁氣外發,飛快前射,黑色的眼睛閃著晶亮的光芒,速度快得驚人。薩摩雙眼神光灼灼,衣袂飄揚,在高速中雖只用雙掌按住龍神,卻是穩如泰山。

「著!」薩摩一聲大喝,身體一騰,懸空而起,接著雙腳凌空一旋一伸,往前飛踢。龍神也在這個時候一陣翻騰,巨大的尾巴幾乎與薩摩雙腳同步反掃而來。

金光一閃,尾巴反掃的龍神順勢回頭,薩摩也收回雙腳,騰身坐回龍神的背。凝目望去,只見正前方整片樹林全被掃得僅剩幾塊碎木,金色的勁氣仍然餘勢不衰地前撲,最後“彭”地一聲,撞上薩摩布下的結界,引得整個結界內空氣一陣震盪。好一會兒才平靜下來。

薩摩坐在雙生背上靜靜地看著眼前的景象,心裡卻在衡量。這一次雖然比起之前的施展結果強得多,但似乎不如自己預料,儘管他挑的是八大禁招中最入門的一招,破壞力最弱,但他還是覺得禁招的真正威力應該更強。於是薩摩冷靜地思前想後,搜索可能遺漏的重點。

雙生見背上的主人突然沉默起來,甚是不解地低吼了一聲。薩摩被這一吼打斷了思路,正想開口叫雙生安靜,卻驀地靈光一閃!是了!心靈的相通!他怎麼忘了呢?早在圖甦一開始教授八大禁招的時候就強調過,禁招最重要的是心靈相通,但他方才光只是注意著出招的時機,盯著雙生的動作,卻忘了那關鍵的心靈相通!他知道心靈相通的感覺,那是一種與對方思考同步的奇特經驗。坐在雙生的背上,薩摩開始回憶心靈相通的經驗。漸漸地,混亂的情緒平緩了,心神逐漸集中,思緒也開始沉凝,外界的聲音遺失了,世界變得安靜起來,靜得連血液在血管中流動的聲音都活生生地傳入耳中。

「雙生……」薩摩在心中輕輕呼喚。

「吼嗚!主人……」座下的雙生輕輕抖了幾下,薩摩卻在心裡聽到他的回應。

成功了!薩摩心情一個激動,幾乎又失去這樣的感覺。薩摩心下一凜,立刻平穩心情,沉澱精神。很快的,薩摩又感應到雙生,但為了謹慎起見,薩摩毫不躁進,耐著性子靜靜感受。他要完全感應到雙生的精神。隨著時間分秒過去,一股沉穩中帶著活潑的精神緩緩流入薩摩心中,薩摩直覺地覺得那是雙生的精神。那股精神似乎也察覺了薩摩的存在,很快就傳來了暖暖的雀躍感,似乎在歡迎他的進入。就在這一剎那,薩摩忽然知道了雙生的各種情緒,包括對自己信任又依賴的感情。感覺很奇特,龍神的精神世界很乾淨,沒有太多思緒。或許雙生還小,牠的心中滿是對世界的好奇,讓牠的精神中,色彩很多,但很純淨。

薩摩顧著專心體會龍神雙生的精神,卻沒發現,四周隱約傳來的聲音極端細緻,風拂過身體的聲音,綠草摩擦的窸窣聲,樹木中水分子流動的聲音,全都進入他的耳朵。他也沒發現,他聞到的味道跟平常不一樣,不只是草木的芬芳,還有空氣中元素的味道,遠處傳來的動物體味,陽光射下的燥熱味道。這些都是龍神的知覺空間,在薩摩與雙生完全心靈相通的現在,這個空間也同時加入了薩摩的知覺中。

薩摩陶醉在這種特殊經驗裡好一會兒,心中微微一動,龍神雙生立刻一聲怒嘯,身軀再度翻騰而起。只見雙生黑亮的壯軀直竄而上,金光暴現,粲然奪目。那對黑亮的大眼也變成了紫色的魔晶,射出令人膽寒的厲光。龍神以著比剛才快十倍不只的速度前衝。薩摩凝著一張臉,直視前方,直直地穩坐在龍神背上,頭髮衣袂在高速中卻一點也沒飄動,一雙金紫異色的眼睛罩上濃濃的紫光,看起來也是詭異無比。忽然,龍神又一聲尖嘯,背後猛然鑽出兩面巨大的肉翼,大大地伸展開來,聲威赫赫。

若是圖甦現在在這裡一定會大驚失色,龍神的樣子正說明牠與薩摩的精神已經完全結合!這已不是心靈相通,而是心靈結合了。這樣的狀態是最完美也最強大的狀態,許多龍皇終其一生不見得能有幾次這樣的狀態,大多數時候都只有心靈相通的程度,因為,大多數人對進入其他生物的精神中或許還不怎麼排斥,但若要其他生物的精神也進入他的精神中,恐怕就有些顧慮了!只要一有顧慮,要想出現完全結合的型態就更加困難了。沒想到薩摩一心只想發揮招式的威力卻誤打誤撞地達到這個令人羨慕的境界。不知其中差異的薩摩,自顧自沉醉在這個奇特的經驗中。他覺得他化身成雙生,往前飛躍,風在耳邊呼嘯,在身邊盤旋,皮膚毛細孔大張,所有元素都像自然流入體中,舒暢無比。薩摩只覺得全身勁氣勃發,急欲發洩,忍不住開口一聲長嘯……。

「吼────」這嘯聲恁是奇怪,原來薩摩心中這股衝動竟是在雙生的口中宣洩出來。完全與薩摩精神結合的雙生,全身金光更盛,兩片肉翼拍出強烈的氣流,颯颯而去。

同樣的招式,薩摩身體再度凌空躍起,懸空的身軀竟隱約有一道金色光芒連接著雙生!金芒中,薩摩雙足緩緩前踢,雙生的尾巴立刻帶著強烈對比的高速與刺眼金光反掃而來。巨尾掃過,勁氣便挾著呼呼風聲,恍若一片金色浪濤層層疊疊湧出。龍神巨尾一掃即收,翻騰而回,任那層層勁氣疾飆而去。

當龍神回身停住時,薩摩頓時從這種美妙酣暢的攻擊狀態“醒”來。一直睜開著的雙眼也終於“看見”週遭的事物。但他只來得及看見雙生身上光芒漸退,兩面巨翼也慢慢縮入體內,金色勁氣層層罩向森林,發出滋滋的響聲……。薩摩正想凝神觀察結果,忽然,轟隆一聲巨響,金色勁氣撞上了結界散了開來,湧向四周。只見金色勁氣來回竄流,層層勁氣緊追其後,陸續逼向結界。只聽得磅磅連響,結界內空氣劇烈顫動,薩摩不得已只得運氣護身。怎料薩摩體內突然氣血震盪起來,暗叫聲不妙,猛地一股強烈震盪傳入大腦!結界破了!薩摩嚇得幾乎魂飛魄散,被這內外兩力一逼,薩摩胸腔劇震,喉嚨一甜,情不自禁地嘔出一口血,眼前一黑,就這麼昏倒在雙生的背上。



全站熱搜

whitenighty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